“乳房村”掀朝野骂战‧国会乱人遭驱逐
2020-06-10

    “乳房村”掀朝野骂战‧国会乱人遭驱逐(吉隆坡31日讯)国会下议院驳回民主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卡巴星要求辩论巫统林茂区国会议员凯里发表的“乳房村”争议性言论,导致朝野议员吵翻天,副议长拿督旺朱乃迪更为此而将情绪异常激动的独立人士巴东色海国会议员哥巴拉克理斯南驱逐出议会厅。卡巴星于週一在得知其紧急动议在议长室中就被驳回后,而在下议院会议的部门总结时提出不满。他说,凯里应该受到谴责,因为此人在槟城州首长林冠英儿子被诬告“非礼女生”后,在推特发表林冠英拆除槟城豆蔻村,以“乳房村”来取代的言论,有侮辱女性、印度人及国会之嫌,不是一位议员应有的行为。封唛依旧隔空叫骂这时,护友心切的哥打毛律区国会议员阿都拉曼站起来反驳,指在野党不应再纠缠不清,有意为难。他才说完,朝野议员便逐一跳起来叫骂,副议长旺朱乃迪不断劝告双方冷静及坐下,但众人吵得不可开交,不将副议长的话听在耳里。眼前的混乱令向来温和的旺朱乃迪脸色大变,即刻关闭所有麦克风,不过,朝野议员依然隔空对骂。议会厅内的骂战在哥巴拉克理斯南介入后更是陷入失控,旺朱乃迪生气地指着哥巴拉、阿都拉曼和行动党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说:“一、二、三,你们三人马上坐下,听我讲话,如果不坐,我就让你们出去!”卡巴星冷冷地说:“副议长,哥巴拉没有资格坐在议会厅内,因为他看起来神志不清。”哥巴拉不堪被激,狂喊说:“民联曾经承诺让豆蔻村成为印度文化村,你们没有兑现承诺!”由于哥巴拉屡劝不听,副议长即刻下驱逐令:“你马上离开议会厅,我叫你出去,午休后才能进来。”心有不甘的哥巴拉回应说:“副议长,为何你不给我发言机会?刚才卡巴星羞辱我,如果他不收回言论,我不出去。”旺朱乃迪反驳说:“我已驱逐你出去,你已失去发言权力。”接着,指示保安人员马上将哥巴拉带离议会厅。独立人士巴西马区国会议员拿督依布拉欣阿里这时兴灾乐祸地说:“屠妖节快乐!”旺朱乃迪听了,接着说:“没人理会我的警告,再不服从,我就驱逐你们。”不过,卡巴星说:“只罚哥巴拉禁足半天的处罚太轻了,他今天表现很不太正常。”国阵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拿督邦莫邦指责卡巴星:“你是很坏的生物,竟然落井下石,你才应受到处罚。”卡巴星曾先后针对凯里发表乳房村言论而报警及向国会提呈紧急动议,他认为,凯里的言论已抵触刑事法典第500刑事诽谤条文,涉及公共利益。他这才援引议会常规第18(1)条文,要求下议院紧急辩论。警调查中国会不宜辩论副议长旺朱乃迪解释,警方已开始调查“乳房村事件”,国会在现阶段不宜辩论,直到警察调查完毕,因为国会讨论此事,也会造成未审先判或干预司法程序。但是,卡巴星认为,案件仍未带上法庭,干预司法的问题不存在。行动党古晋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不满地说,每当在野党议员援引议会常规18条文提出紧急动议的申请,总是在议长室被驳回,而驳回理由没有写在国会记录。“议长拒绝任何一项动议都应该记录在案,好让下一代人看一看上一代人是否做出正确决定,议长不应该随便运用权力,你所做出的决定,应该让后人看看议长是否作出最好决定。”哥打毛律区国会议员阿都拉曼指责张健仁所言不对,表示议长所作决定心须受到尊重。行动党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听了,指责阿都拉曼维护已犯错的凯里,“凯里是国会议员,却出言不逊,羞辱全国女性及国会形象,国会应该对他採取行动,防止同样问题再发生。”长达40分钟的骂战,最终在副议长的苦劝下,终于结束。卡巴星促警援诽谤令查凯里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卡巴星认为,警方应该援引诽谤法令调查发表“乳房村”言论的巫青团长凯里。他也要求凯里对这污蔑印度人和女性的言论作出道歉。卡巴星是在国会走廊针对议长班迪卡阿敏以书面拒绝辩论他所提呈的紧急动议一事,召开记者会。议长是以警方经对被指发表侮辱印度人和女性的言论的凯里展开调查,而且事件没有紧迫性,所以驳回辩论动议。。卡巴星是上星期援引议会常规18(1)提呈动议要求辩论凯里发表侮辱印度人和女性的言论。卡巴星表示,凯里的言论抵触刑事法典500刑事诽谤条文,涉及公共利益。另一方面,他要求全国总警长依斯迈奥玛介入调查凯里指控林冠英儿子非礼一名女生的案件,因为非礼是一项严重罪名。他表示,被指遭非礼的女生已经出面反驳此事,证明凯里的言论毫无根据,所以警方应该以诽谤罪名调查凯里。发展商耗51年建不成军营潘俭伟抨国防部没对付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抨击国防部,至今仍未对花了15年时间,仍无法把耗资2亿5600万令吉的柔佛士古来第7军营兴建起来的发展商採取对付行动。“国防部甚至没有把交给Kausar Corporation一块市价近8亿令吉的土地收回。这块面积达153公顷的土地是国防部当初作为军营兴建计划的交换条件。”他表示,既然发展商根本无法完成兴建计划,政府就应该採取行动,终止与发展商的发展合约,徵收迟完工罚款,以取回这块抵押给银行并可贷款到4亿6500万令吉的土地。呛防长勿心有鬼阻提问潘俭伟于週一在国会走廊召开的记者会上,挑战国防部长不要“心中有鬼”,先阻止民联责问该部耗资巨款更换辅助空军行动的“航空保障车”(AGSV),而应该认真回答总稽查司报告指国防部于2010年获得大笔拨款一事给予详细解释。他说,对总稽查司的这项揭露,国防部长也许需要时间去调查及整理,可是对于2009年总稽查报告所挑出的士古来第7军营的工程,却至今不见任何进一步行动,部长是有必要给予解释。“我亲自巡视了这个工地,发现它只进行18.3%的工程,整个工地宛如美国的大峡谷及希腊的遗迹般,只有一些残蚀的柱子。”他表示,政府对这宗2009年被揭发的弊端至今没有採取任何的行动,因此再揭发更多的弊端也是毫无意义的。100万大马人才外流首相署副部长副拿督迪温马尼指出,根据世界银行调查显示,截至2011年4月,共有80万至140万名大马人到外国求学,当中100万名大马人才流到国外后,没有回国。他认为,大马人才流到外国,并非坏事,因为大马可以通过外流人才与世界接轨,尤其是欧美国家面对经济衰退,全球都将目光集中在亚洲及东南亚。他说,新加坡是全球最多外来人才的国家,佔了总人口45%,原因是新国提供许多吸引人的奖掖,不过人才并不会永远都留在一个国家,他们将胥视情况,而选择到其他国家就业。迪温马尼是在问答环节,回答伊斯兰党古邦吉亮国会议员沙拉胡丁的提问,如此表示。不过,油温马尼人拒绝回答,大马到底成功吸引多少名人才回流,只说有关工作是由人才机构(Talent Corp)所负责,他不能越权。月亮讥不敢公布人才回流数据伊斯兰党古邦阁亮国会议员沙拉胡汀阿约质疑国家专才机构在拉拢人才回流方面的实际效率,因为我国有高达100万人才在海外工作,而公共服务局迄今却没有“勇气”公布回流人才的数据。他表示,专才机构的成立就是为了吸引人才回流,可是迄今2年过去了,公共服务局却没有这方面的数据。沙拉胡汀阿约是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针对首相署副部长副拿督迪温马尼在国会下议院回答其提问,要求更详细的答案。他表示,他已经两度在国会提出同样的问题,即要政府解答专才机构迄今一共吸引到多少专才回国服务,可是政府却是敷衍了事,没有正面回应。“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我国在海外工作的国人约有80万至140万,这是一个很大的数目。这些专才的回流,将可对我国的经济作出巨大贡献,尤其是这一群专才大部份都是接受政府奖学金出国留学的。”他因此要求政府给予一个详细的解释,包括专才机构迄今所採取的步骤和角色。民联斥未改善稽查报告弊端民联将会在互联网上发动全民联署签名,以进谏国家元首劝告首相纳吉辞职,因为他无法改善国家总稽查司报告的弊端。民联会在哈芝节过后,率先提呈一份备忘录给马来统治者理事会及国家元首,让元首知悉这份“差劲的成绩单”,并正视其严重性。“我们同时会在互联网上发起联署签名运动,收集签名,发出请愿书促国家元首劝告首相下台。”伊斯兰党波各先那国会议员马夫兹週一在国会走廊宣布,民联将会在哈芝节之后採取这两项步骤,要求首相辞职。“首相就如一个国家的首席执行员,不合格的首席执行员可以撤换,同样的,不合格的首相也应被撤换。”他说,自国阵执政以来,每年出炉的总稽查司报告都是一大堆的弊端,从来没有改善,这显示国阵政府在国家开支和财务管理方面非常差劲。他指出,对这些年复一年的弊端,人民经感到失望和厌烦,也显示政府没有积极去改善。他表示,这项联署签名运动将会进行一个月,以期收集5万个签名。“人民可以透过这个联署签名表达他们对政府在财务管理方面的不满。”另一方面,马夫兹抨击巫统是一个伪善的政党,因为它一方面批评共产主义,另一方面却与奉行共产主义国家的共产党签署合作协议书。余德华林立迎被逐出国会民主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不理议长丹斯里班迪卡的劝告,苦苦哀求部长回答问题,而遭驱逐出议会厅,而另一位行动党国会议员林立迎则因怂恿余德华不要离开,也一併被驱逐。週一,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化结束部门总结后,就一屁股坐下来,相信是没有留意站立已久,準备发问的余德华,接着议长宣布下一个部门总结,余德华说:“我站立及等待很久了,贸工部长的总结没有回答我的提问,我要求他回答。”求部长作答被逐不合理虽然议长一而再,再而三拒绝余德华的要求,但是余德华坚持不肯坐下,苦苦哀求贸工部长起身回答,议长终于忍不住,将他驱逐出议会厅,但是他依然喋喋不休:“请部长回答我……”接着行动党华都牙也国会议员冯宝君不满地说,余德华只要求部长解答,竟然被议长驱逐,太不合理了,她援引议会常规24条文说,国会的功能就是回答问题,此时国阵议员开始鼓噪,议长担心另一轮骂战又开始,马上喝止。议长生气地皱起眉头:“当我作决定后,任何议员不得违反,议员也不必教我看议会常规,因为这也算是违反议会常规的一种,而且部长结束总结及坐下后,我们不能再叫他起身回答,别忘了还有很多部门準备总结。”此时,人民公正党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起身想说话,马上被议长喝住:“你又想说甚幺?!”,他战战兢兢地说:“我只是想关心一下你的健康。”议长提醒其他部长不必理会不相关问题,闹剧告一段落。余德华不满议长情绪化行动党峇吉里区国会议员余德华不满议长情绪化的把他赶出国会议会厅。他在国会走廊召开的记者会上说,他只只是要求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一个说明。部长避而不答“我只是要求部长针对资料指贸工部与以色列有合作关係,以及贸工部的图书馆收藏有关于以色列的书籍作出解释。”他说,这并非附加问题,而是他在参与辩论时就提出。“部长只需答覆有或是没有,但部长却避而不答。”他认为,议长也过于敏感,而且情绪化。“他把我赶出议会厅,却没有说禁足多久,根本就是一种情绪化举动。”因为声援余德华而被驱逐出议会的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在走出议会厅后匆匆离去,没有召开记者会,也没有出席余德的记者会。‧2011.10.3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