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点滴,是实习医师最基本的功夫
2020-07-11

    

打点滴,是实习医师最基本的功夫

什幺是实习医师?实习医师都做些什幺?要拉开实习医师惊奇之旅的序幕,首先介绍实习医师概况。实习医师英文叫做 Intern doctor,有时候病房护士叫不出你的名字,乾脆就直接叫你 Intern,如果你在一般外科(简称 GS)实习,护士会呼叫你 GS intern 我们第几床要换药,我们第几床要打点滴、第几床要换鼻胃管、要换尿管、要换气切……无所不做,无所不叫,这里叫来,那里唤去,毫不留情,好像在叫狗一样?忙的时候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因此实习医师自封为「实习医师斗格」,翻做英文叫做「Intern Dog」斗格就是 Dog 狗的意思!当你慢慢看下去,狗的特性还真的很像实习医师,比如说干好实习医师最重要的不是学问技术,而是如何做好一只狗腿,它能帮你安然度过难关,免于责难,如果你学不会狗腿,那绝对不会有好日子。

医师阶级制度由下而上是:实习医师、住院医师、总医师、主治医师、科主任,直接对病人负责医疗成败的医师叫主治医师,主治医师才能收治病人,当然所有主治医师最大的就是主任。主治医师是成熟的、有专科证照的医师,总医师一般都是最资深的住院医师,準备考专科证照,而住院医师和实习医师都是来科内跟主治医师学习的,住院医师必须取得基本的医师证照,才能接受该专科训练,是有医疗责任的;而实习医师是还没毕业的六年级或七年级医学生,尚未取得医师证照。实习医师的历练相当重要,两年也无法将所有科别跑完,因为将来走上专科医师,对于其他科别的印象及知识,可能就是实习医师那时的历练了。病人是複杂的有机体,主治医师不能只知道自己科的医疗,对其他科也要有所了解才能治疗好病人。因此在该科一定要认真好好的学习,多做、多问、多看。比如说有些医师一辈子都没看过「开心」手术,因为他没有机会到心脏血管外科实习。

科内最辛苦的医师应该是总医师,所有病人的状况他都要随时掌握,每天一大早总医师要带领所有住院医师和实习医师先把病人看一遍、及时处理问题及交办事情,住院医师和实习医师将任务分摊完成。每天早上科内晨间会议,报告昨天新住院的病人病史,一般是由实习医师準备病历和资料,主治医师们讨论提供意见,得到最好的治疗方式,住院医师和实习医师可以学到很多主治医师的经验。晨间会议结束后,主治医师、住院医师、实习医师分组各自带开看自己的病人。主治医师查房时,会临床教学并交办新的事情,住院医师和实习医师準备笔记本记下来,逐一办理,很怕漏掉事情,因为可能会影响到病人的治疗;如果漏掉交办事情,主治医师和总医师会找住院医师要结果,住院医师就会找实习医师算帐。交办事情真的很多,住院病人新状况也很多,处理问题第一线都会先找实习医师,像孙悟空有分身术也无法应付。因为某些主治医师只动脑和动嘴,所有的杂事都是实习医师在做!

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接新病人,问病情、打病历。住院病人的来源:从门诊住院是由主治医师自己签住,到住院部由总医师签床位;从急诊住院病人是由总医师直接签床,签给当日值班的主治医师。从门诊住院的病人主治医师对病情都非常清楚,也都附上病名诊断,实习医师的问诊及病历写作比较简单;急诊收住院的病人,变化大或快,主治医师有时甚至不知道这病人是他的,实习医师对病况的掌握也比较难。

住院病历首页由住院医师写作,然而份量最多的每日病程记录,及出院病历摘要都由实习医师完成。写作病历花费实习医师很多时间,民国七十九年只有手动打字机,实习前同学们一起到台北中华商场选购,因为要用两年,而且专属个人,所以用立可白写上自己的姓名;但太常使用了,地上一堆打字机拿来就打,常常被人暂借霸佔使用。手动打字机的声音此起彼落,相互辉映,从白天到深夜,像似弹奏实习医师的命运交响曲。实习医师写作病历,可以学得一些医疗经验,也可以把书上的心得写在病程纪录上,上层医师会察看或教导,若不满意可以叫你重写,也可以像射飞标一样甩你病历;个性火爆的汪姓主治医师看了病历很不爽:「这是甚幺病历?跟一坨卫生纸差不多!」说完就把病历往窗户外面一扔,天女散花的场景,片片刺伤了实习医师的心灵,完全受到羞辱!没关係,赶紧奔到楼下捡回重写。

打点滴。这是实习医师最基本的功夫,需要经验累积才打得好。护士也很会打,尤其是资深的护士,但是最会打点滴的应该是第二年实习医师。实习医师一大早就要提前到病房,先把所有病人该打、该换的点滴全部打上,顺便抽血做检查,检验单在下班前要开好单子绑好试管,一到病房就把家伙全部带上,口袋塞满了针头和试管,因为随时都会被叫:「Intern我们第几床的点滴掉了,帮我们换一下。」一早要打上一、二十个点滴,那是家常便饭,但并非每个病人都很好打,有些病人打好几针都打不上;病人要送开刀房了,还没打上点滴会被痛骂,总医师快来查房了,压力很大,时间紧迫,于是练就一身打点滴的好武艺。

住院久的病人,经常打点滴,都快没有血管可以打了,实习医师打不到,该怎幺办?请求别人支援,或徵求高手出马,请吃饭或请喝饮料那是常有,不然就对护士好一点,她们也会帮忙?如果你喜欢哪位护士就请她帮忙,顺便吃个饭?奇怪,点滴打不上是实习医师的事?产科和小儿科的点滴最难打,产妇怀孕期间会增加很多体重,不管自然产或剖腹产都要先打上点滴,皮下脂肪变多了、手脚水肿了,血管很难找到,要用触感去摸,常会打好几针。还好产妇生产的剧痛已经掩盖了针扎之痛,她们已经不太在乎被扎了几针,也不会责骂实习医师,反而因怀孕的母性光辉安慰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再试?」让实习医师觉得很不好意思。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