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阴阳」观念来反同婚,未免把《易经》看得太浅了
2020-07-24

    

「一阴一阳之谓道」这句出自《周易・繫辞上》的话,常被用来作为反同婚的理由。似乎认为这句话可以支持这样的论述:只有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结合,才符合自然之道。

「一阴一阳之谓道」,真的是指一个「阴」加一个「阳」才符合正常的道吗?

其实,易学里的「阴」,并不是一个全然的阴;易学里的「阳」,也不是一个全然的阳。世界更不是只有「阴+阳」那幺简单。

《周易》把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划分成阴、阳两大类属,但阴、阳概念,并不遵守哲学中的「排中律」、「不矛盾律」和「同一律」。如果要将易学里的阴、阳关係用一张图来表示,画出来并不是像图一那个样子。

用「阴阳」观念来反同婚,未免把《易经》看得太浅了
图一

最能表达阴、阳关係的图,就是华人世界广为流传的「太极阴阳图」(如图二)。在这个图中,「阴」与「阳」之间并不是一条截然划分的分隔线,而是一条两类事物可以相互靠拢的曲线。阴可以往阳运行靠拢,乃至变成为阳;阳亦可以往阴运行靠拢,乃至变而为阴。阴阳不是完全相互排斥,而是具有相容的空间。图中属于阳的区域中并不完全是阳,而是阳中有阴;属阴的区域中也不完全是阴,而是阴中有阳。

这样的阴与阳,更向倾向于模糊逻辑的思惟特色,遵守的是「容中律」、「矛盾律」和「弱同一律」。

用「阴阳」观念来反同婚,未免把《易经》看得太浅了
图二
有些人一部分属于男人,一部分属于女人

若是依据「排中律」,那幺「在两个矛盾事物中,只能是其中之一,没有第三种可能性。」也就是说,如果阴、阳是一组对立的概念,那幺一件事物若不是属于阴,那幺就是属于阳,没有其他可能。

但是,易学概念系统遵守的是「容中律」。「容中律」承认二个矛盾的命题之间存在着各种中介命题,它容许中介存在,容许有部分肯定、有部分否定。例如吉与凶是二个对立的概念,但《周易》中对于各种人世间存在的情境,从不是非吉则凶,非凶则吉。《周易》中评断吉凶所採用的辞语有:吉、大吉、元吉、终吉、悔、吝、咎、终吝、小吝、终凶、利、害⋯⋯等,吉与凶之间还具有不同程度的区分。所以一件事可以部分属于吉,部分属于凶。

阴、阳的概念也是如此,阴与阳存有交合相感的部分,就如睽卦〈彖传〉说的:「天地睽而其事同也」。天、地虽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各自拥有一个概念族,但天、地之间也存在着相同点,并非完全互斥。阴、阳这两个概念族,阴不等于阳,但并不完全不等于阳,阴中可以有阳;阳不等于阴,但并不完全不等于阴,阳中可以有阴。

换句话说,一件事物若被归属于阳类,并不代表它就不能归属于阴类;阴类的事物也可以具有阳类的属性,可以部分归属于阳。反之,若一件事物被归属于阳类,不代表它就完全不属于阴类;阳类的事物可以具有阴类的属性,可以部分归属于阴。

不晓得那些认为一位男性必须与一位女性结合才算正常的人士,是否能接受这样的观念:有些人既属于男性,也属于女性;有些人一部分属于男性,一部分属于女性。有些人生理上属于男性,心理上属于女性;或是生理上属于女性,心理上属于男性。有些人心中住着半个男人、半个女人,有些人心中住着30%的男人、70%的女人⋯⋯。而这些情形在易学里,都符合自然的道。

有些人既是男人,也是女人

若是依据「不矛盾律」,「同一物不能同时且从同一观点看拥有又不拥有同一种属性。」换句话说,一件事物不可能既是阴的,又不是阴的;既是阳的,又不是阳的。

但是,易学里的概念系统遵守的是「矛盾律」,同一事物可以同时拥有又不拥有同一种属性,亦即可以同时肯定又否定同一物。例如六十四卦中有许多卦,说是吉的也对,也不对;说是凶的也对,也不对。泰卦亨通中有否闭,否卦否闭中有亨通。是吉的,又不是吉的;是凶的,又不是凶的。

而在阴、阳的概念系统中,一件事物可以拥有阴的属性,又同时拥有阳的属性;可以既是阳,又不是阳,而是阴,反之亦然。我们可以肯定它是阳,同时又否定它是阳而肯定它是阴;也可以肯定它是阴,同时又否定它是阴而肯定它是阳。

不晓得那些认为一位男性必须与一位女性结合才算正常的人士,是否能接受这样的观念:有些人既是男人也是女人,既是女人也是男人;称他是男人也对,也不对;称他是女人也对,也不对。有些人是男人身体里住着一个女人,有些人是女人身体里住着一个男人。而这样情形在易学里,也符合自然的道。

男人可以变女人,女人可以变男人

若是依据「同一律」,同样的一件事物,就必须完全等同其自身,「存有者即是存有者,非存有者即是非存有者。」举例而言,「对」就是「对」,百分之百确定为「对」;「错」就是「错」,百分之百确定为「错」。「对」的不会变「错」的,「错」的不会变成「对」的。

但《周易》的概念系统遵守的是「弱同一律」,虽然承认同一性,但也不排除差异性。例如吉可以不必是百分之百的吉,吉中可以有凶;凶可以不必是百分之百的凶,凶中可以有吉。吉的可以变凶的,凶的可以变吉的。

而在阴、阳的概念系统中,阳中可以有阴,阴中可以有阳。阳可以不必是百分之百的阳,阴可以不必是百分之百的阴。甚至《周易正义》还说:「阳极变为阴,阴极变为阳。」阴可以成为阳,阳可以成为阴,二者不是互斥不容的,不是绝对区隔的,不是一刀割开的二分法。

不晓得那些认为一位男性必须与一位女性结合才算正常的人士,是否能接受这样的观念:男人常常不是百分百男人,不是完全的男人;女人也常常不是百分百女人,不是完全的女人。男人可以变成女人,女人也可以变成男人。而这样情形在易学里,都符合自然的道。

不过,男人可以变成女人,女人也可以变成男人倒不是一定要透过变性手术,而是男与女的界线,或许本来就没办法分隔得那幺清楚。

易学的概念特色就是「包容」

若要说易学里的「阴阳概念系统」表现出什幺特色的话,简单概括就是「包容」二个字。再怎幺差异悬殊的两个概念,就算如天、地一般,也不是全然对立、扞格不入的。

易学里的「阴阳概念系统」,除了强调类与类之间的差异、区别外,也注意到了不同类属之间可能具有相同的性质。概念族与概念族之间具备「异中有同」的情形。〈繫辞〉:「乾,阳物也;坤,阴物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因此,阴与阳的特质可以相互叠合,并不是完全矛盾而互斥的。这就是一种大包容。

我们的社会所需要的,正是这种大包容。成千上万不同的个人之间,再怎幺不一样,也都不是全然对立、扞格不入的,我们都是「异中有同」。要捍卫自己的价值,并不需要排拒对方、打压对方。

法律保障同性婚姻,最大的意义,不是那一纸象徵权利与义务的结婚证书,而是代表这个社会有了更大的包容,有更多人可以不必在社会压力底下隐藏自己真正的样子。就像克里斯汀.鲁德(Christian Rudder)在《我们是谁?大数据下的人类行为观察》一书中说:

护家盟的成员张守一先生提到,许多通过同性婚的国家,青少年尝试同志行为也大幅增量。其实,张先生所说的情形,正是一个社会变得更包容的正常趋势。合法的同性婚并不是让同性恋增加了,而是让一些躲在阴影里的人,可以自在的走出来,不必再抱着秘密走进坟墓。

附记

「易学」本身就是一套在长时间的累积中,融合了多元观点的学说。原本只是卜筮之书的《易经》,添加了各个时代许许多多「超译」的内容后,形成了一门庞大複杂的学问。后人引用《易经》来支持某种观点,其实多多少少也都包含有「截取」和「超译」的成分。

本文自然也可能是一种「超译」,只是想要说明:若是要超译《易经》来反同婚,那我们也可以用另一种解读来支持同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